神給我肯定和價值 – 羅子棋 Jenny

年青人愛織夢,

希冀長得聰明漂亮,家境富裕,

早日遇到白馬王子……

很想自己與眾不同。

可惜美貌和金錢,換不到親情,

稚嫩的愛情又是那麼不堪一擊。

其實,人的身分和價值,

不是由自己或別人塑造,

唯有歸向神,

才能尋回正確而尊貴的自我形象。

「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,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。」(創一27)

尋找認同 尋找真愛

我是個內向的人,又缺乏自信,自我形象很低。在家中,我排行第三,而從小到大,父母不重視我,也不像待其他姊妹那樣疼愛我。我變得越來越孤僻,終日鬱鬱寡歡,獨坐一旁,從不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感受。小時候,每當家人問我問題,頭兩次我總是一言不發,若他們再追問,我便會哭起來!因為我害怕自己的答案令他們不滿意,加上覺得他們不是很愛我,所以便不想回應,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想法。

雖然我只是比妹妹年長兩歲,卻受到家人不同的對待,媽媽總是喜歡抱著妹妹,吻她、哄她,教她做功課,跟她說笑,就算她讀書成績差、發脾氣,仍很疼她。在我印象中,自己卻好像從來沒有這些經歷。相反,我在任何情況下,都要聽媽媽話去遷就妹妹。另外,我看見二姊在學校考取好成績,媽媽不但稱讚她,也特別疼愛她,送她禮物。於是,為了搏取爸媽的認同和愛,我埋頭苦幹,用功讀書,試圖改變自己在他們心中的位置。小五至中五期間,我每年都考取三甲之內,還擔任領袖生隊長。在許多人心目中,我是個好學生,但我覺得父母還是偏愛姊姊和妹妹,所以很妒忌她們。有一次,我替二姊盛飯時,暗中吐了一口唾沫在她的飯裡,藉此發洩心裡的不快和不滿。其實,二姊很疼我、照顧我,因此我更覺得這是十分羞恥的行為。

失去方向 盲目追求

由於父母相處出現問題,家裡的氣氛變得很差。父母每天吵個不停,又彼此埋怨,指責對方不是,家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疏離。後來,姊姊和妹妹相繼搬走了,我更加覺得沒有人愛自己。有時,寧願和朋友在外流連至深夜,都不願意回家;更怕孤獨一人時,容易勾起不愉快的回憶。記得在中五及中七的暑假,我開始做暑期工,那時,總會想出許多藉口,不是加班,就是吃宵夜或逛街,令自己晚一點回家。我真的很怕面對父母,怕他們問起我讀書情況,或看見他們再次爭執。那段日子,雖然好像比以往自由,可以常常與朋友玩樂,去卡拉OK、酒吧、電影院等等,但我依然不快樂,依然討厭自己。

升讀大學後,我不知道自己讀書是為了什麼,常自問:「我是為了什麼而活呢?我是否只在等人生慢慢完結呢?」我想不出有什麼富意義和值得去做的事,很徬徨!許多次,獨自坐在宿舍房間,茫然若失,覺得自己人生毫無目標,花了許多錢讀書,也找不著活著的意義和盼望。看著書本,卻會想起家人,以及家裡惱人的問題,倍感孤單無助,禁不住落淚。

我很想追求愛,很想有人關心,因此開始拍拖,而且在很短時間內,拍了拖三次;但我發覺,無論花多少心思和時間,對方總不能夠了解我,也不能體恤我家裡的問題、讀書的壓力,人不能給我真正的愛和安全感。

歸向耶穌 活出意義

在一次美國暑期留學團裡,一位基督徒同學介紹我認識主耶穌。原來主耶穌為了拯救我,被釘十架;祂很愛我、重視我,我很想將人生交託祂。決志信主後,我的性情改變了,從前自卑內向、不懂與人溝通,現在能夠關心、照顧別人。我也開始為家人祈禱,雖然許多問題不是即時得到解決,但感謝主耶穌,使我有能力去愛家人。我主動聯絡搬走了的姊姊和妹妹,妹妹回家與媽媽見面的次數多了,整個家庭氣氛都改善了。後來,我兩位姊姊信了耶穌。我們比以往有更多機會見面,一同吃飯,傾訴心事,還會彼此代禱。神真的使我們更相愛,更像一家人,更幸福。

媽媽的婚姻出現危機時,她的情緒很不穩定;由於只有我和她同住,她經常向我發脾氣。有時,我難以忍受,想一走了之,但是主耶穌教導我去體諒和忍耐,使我不再有「離家出走」的念頭,以免令媽媽傷心。每次媽媽發脾氣,我便立即走進睡房,為她祈禱。有空時,我刻意留在家中陪伴她,或跟她去茶樓聊天。雖然到最後,她的婚姻失敗了,但她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,我們還經常交談,互相關心,彼此照顧。

真快樂,在我人生中能夠認識信靠這位真神,並且明白祂造我的目的和人生真正意義。主耶穌改變我成為有福的人,也賜福給我的家庭。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夠認識主耶穌,得著真正快樂和祝福。


別人給我們的價值,通常建立在「你令我滿意,所以我認為你好」的觀念上,有些人則需要名牌、才幹、地位來肯定自己。其實,神按著祂的形像創造我們,無論我們性情怎樣,有什麼優點、缺點,在祂眼中都是獨特的。在這份穩固可靠的關係中,我們體驗真摯的愛,也因此能接納和尊重身邊的人。盼望你接受耶穌為你的救主,祂愛你,為擔當你的罪而捨命,由此你能體會自己有何等高的價值。

zh_HKChinese (Hong Kong)
en_GBEnglish zh_CNChinese (China) zh_HKChinese (Hong Ko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