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— 俞晶晶

你心中是否有無法忍受的痛苦?
是否已經孤立無援,
積壓著得不到任何諒解的
挫折和矛盾?
人以為的絕路,其實是有出路──
神珍惜我們的人生,
祂幫助我們善用生命,
並且活得精彩快樂。

「祢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。在祢面前有滿足的喜樂;在祢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。」(詩十六11)

性情自卑孤僻

我在國內出生,父母在1970年代移居來港,而我則在1980年代才到香港定居。我們家境清貧,一家住在慈雲山寮屋區的鐵皮屋內。那兒環境惡劣,夏天會怕下大雨山泥傾瀉,冬天則最怕發生山火。

我從小就很自卑,不敢讓同學知道我住在哪兒,有時更會撒謊,以假地址欺騙他們。我很孤僻,又憤世嫉俗,小小年紀就覺得世上有很多不公平的事,又覺得人生所要經歷的生老病死,實在毫無意義!這種性格,一直持續到初中。可能由於自卑,所以我覺得這世界不會有真正的朋友,以致我厭煩與人相處,甚至幻想將來長大後,可以去荒島居住,自給自足,不用面對人世的險惡和痛苦。

人生空虛失落

得讀中二那年,我感受人生絕望,甚至想自殺(現在回想,可能是當時患了抑鬱症)。有一回,我看到漂白水,竟然很想把它灌進肚子,卻又害怕;又有一回,我走上大廈天台,有一股跳下去的衝動湧上來──我想了結自己的生命。

你或許會問,我是否生於破碎家庭,或者經歷過什麼難處,所以有自殺的念頭?其實,父母很疼我,我在學校品學兼優,又沒有身體殘障、感情創傷。我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感受心靈無窮空虛,人生沒有任何意義,加上性格一向負面,又缺乏長輩正面的輔導⋯⋯我相信這是現今許多青少年抑鬱症患者的寫照,只是我用消極方式,而不是用反叛行為去表達。

頓時經歷改變

我從小就在基督教學校讀書,對耶穌的生平事蹟並不陌生,但我從來沒有真正接受祂。雖然我從小就自認是基督徒,但對耶穌的救恩懵然不知。在中三那年,我孤僻、自卑、厭世的程度非常嚴重。我問自己:「究竟世上有沒有神呢?為什麼我從未經歷過祂呢?」正當我很想知道答案的時候,有基督徒邀請我參加教會聚會,並向我詳細講解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愛和救恩。我頓時茅塞頓開──原來耶穌基督一直在尋找我,祂很愛我,用自己的寶血洗淨我的罪,將我帶到聖潔慈愛的神那裡。對我而言,更重要是祂願意成為我這個孤僻的人一生的朋友,永不離開我。我決定相信和接受耶穌的救恩!回到家中,我立刻向父母說:「我今天成為了一個基督徒!」從信主那天開始,我有很大改變,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平安和快樂。

人生光明積極

在嬰兒病房實習

信主後,我經常參加教會聚會和活動,性格漸漸變得開朗,加上得到教會裡很多哥哥姐姐的關愛,我變得更有自信和積極。在家裡,我聽從父母的話,關心和孝順他們;在學校,我努力讀書,決心成為一個醫生,幫助別人,貢獻社會。後來,我考上了香港大學醫學系,並且完成學業,現在成為了家庭醫學專科醫生。身為家庭醫生,我不單在身體上,也在精神和心理健康上成為病人的幫助(全人醫療),而且往往成為病人信任的朋友。

心存感恩和愛

菲律賓醫療義工

感謝神的恩典和造就,我多次參加教會的海外義工和團隊事奉,曾到過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中國大陸等。在2011年,我暫停工作兩個月,去南非開普敦參與義工服務,期間探訪了貧窮村落裡的婦女和兒童,教導他們英文、數學和健康知識,並且透過活動,與他們分享耶穌基督的愛。這次旅程十分珍貴,不但使別人認識神的愛,更對自己有莫大裨益。回到香港,我更深體會自己真的身處一個富庶而幸福的社會。在香港,我從未聽過有人沒有書讀,只聽見學生不想上學;我也未曾聽過有人沒錢看醫生,只聽見有人不斷投訴醫療服務。那些在第三世界國家的人,不單連這些「基本權利」也沒有,每天更要面對飢餓、搶掠、強暴、種族歧視等威脅,掙扎存活。我在香港生活,怎能不存感恩的心?

感謝耶穌基督,賦予我生命的意義和價值,更使我懂得感恩和學習去愛。

在南非教孩子英語

一枚硬幣有兩面;我們的生活,就是一枚硬幣,一面是快樂和美好,一面是悲傷和失望。痛苦的經歷可以傷害我們,但也可以促使我們成長,重要是有一位生命的導師指引我們。

「你或向左或向右,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:『這是正路,要行在其間。』」(賽三十21)

神是我們的教師,指教我們行正路;祂也是我們一生的知己,永不離開我們。有祂結伴前走,我們能學懂愛自己、欣賞自己,並且活出有意義和精
彩的生命。

若你想進一步認識耶穌基督,歡迎與我們聯絡。

zh_HKChinese (Hong Kong)
en_GBEnglish zh_CNChinese (China) zh_HKChinese (Hong Ko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