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在我急難中幫助我 – 陳珮珊

人和人相處,經常帶著條件──
你以恩義待我,
我才以情誼回報你。
然而,神待我們,絕非如此!
我們不了解祂的心,
才以為祂會冷眼旁觀,
坐視不理。
其實祂十分關心我們,
渴望我們回轉、歸屬祂。

「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。大山可以挪開,小山可以遷移;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;」(賽五四10)

父母離異 缺乏關愛

我自小跟祖父母和叔父同住,原因是父母早已離異,我甚少與他們見面,自然也感受不到他們的關愛,所以感到很苦悶。我的脾氣又很壞,很容易跟姊姊吵架,家中的坐墊成為了我們的發洩對象。有一次,我發脾氣,一拳打在房門上,之後發現那兒竟有少許凹陷了!每當我安靜下來,心裡就想,我為什麼會這樣暴躁?我雖然很後悔,卻無力改變自己。

姐姐改變 我也扭轉

後來,姊姊信了主耶穌,她每次參加教會聚會回家的時候,樣子都很高興。姊姊從小就經常板著臉,沉默寡言,她有這樣的改變,我覺得很奇怪,於是我嚷著要姊姊帶我去教會。我第一次踏進教會聚會處,碰面的每個弟兄姊妹,都對我親切和善,使我感受到溫暖和愛。那一次,我認識到誰是真神,並決志相信主耶穌。很寶貴,祂改變了我,我不再發脾氣,不再跟姊姊吵架,姊妹倆的感情與日俱增,很愛在一起暢談心事!

神家裡的歡樂

行過死蔭 出離幽谷

可是,我投身社會後,因為被世界吸引,曾有幾年沒有參加教會聚會。後來,我身體開始出現毛病,而且禍不單行,我每晚都被鬼壓。有一次,我去探望朋友,他辦公室內有一大座關帝像。我一見到那像,心裡很慌,不斷流淚,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那種反應。朋友知道後,便到我家中,把有符的圖章印在我背部,又在床上床下蓋印,但仍然沒有效用。後來,我發覺自己每天都很疲倦,身體日漸消瘦,最後更病倒了。經醫生診斷,證實我患上乙型肝炎,肝臟有三分之一已經損壞了!當時我很低沉,想不到自己年紀那麼輕,竟患上這病!

自從沒有參加教會聚會,我的心靈離開主耶穌很遠、很遠,做過不少祂不喜悅的事,例如說謊。我覺得主不會再幫助我,因此我不敢向祂祈禱。但很奇妙,姊姊和一班弟兄姊妹為我禱告後,我很快就康復。醫生還說我不是乙型肝炎帶菌者,而且有抗體,實在是萬中無一!我體會主耶穌很愛我,沒有忘記我,更醫治我,我經歷祂是偉大的醫生。

珮珊肝病後
在醫院準備做手術的前一天

2004年,我再次被邪靈攪擾。那時我的腦袋好像凝固了,一片空白,有時,我腦海中「見到」一個婆婆和一個女孩,或是一個男人,他們彷彿控制著我的思想。有幾次,我更抽搐和昏厥!但很感恩,每次我昏厥前,都有同事或家人在我身邊,把我送進醫院。有一次,我在辦公室暈倒,醒來後,聽見同事憶述當時的情況:我漫無目的地前後行走,忽然大叫一聲,就倒下來,身體開始抽搐!入院後,我一直昏迷,但姊姊替我奉主的名驅趕仇敵後,我就醒過來了。

經過醫生多次檢查,終於發現我腦內有一個直徑兩毫米的海棉瘤,雖然不大,但那正是引發我抽搐和昏厥的原因,所以他建議我動手術。那次手術,要在前額中間至耳邊動刀,我要剪掉所有頭髮,還要接受六小時全身麻醉,但我不害怕,也不愁煩,反而十分平安,因為我信任天上的神,知道祂必定把最好的安排給我。

很多謝弟兄姊妹為我祈禱,我完成了開腦手術後,復原得很快,大約十天後便出院,在家休息五天,第六天我已經可以參加聚會。第二個星期,我更可以到辦公室,處理一些要緊的工作!

我經歷神是又真又活的,我因著信靠祂,有一顆平安的心,渡過一切風浪!


人生像一葉小舟,在大海上航行,有時享受風和日麗,安然前進,有時忍受驚濤駭浪,顛簸前行。在狂浪中,我們很需要一位滿有能力的倚靠,幫助我們安穩地面對這些急難。

主耶穌就是那位大能的靠山,祂是獨一真神,充滿慈愛和恩典。即使我們並非時常向祂忠誠,祂對我們的愛,卻永不改變。無論是風高浪急、是波平如鏡,祂都陪伴我們,不離不棄。

zh_HKChinese (Hong Kong)
en_GBEnglish zh_CNChinese (China) zh_HKChinese (Hong Ko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