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謝神愛的熬煉 – 李國樺

銀礦含銀量很低,

也有很多雜質,

要經過很多工序,

才能提煉出純淨的銀子。

我們的心比金銀更貴重,

惟有神才懂得如何熬煉我們,

使我們成為耀眼的精金與純銀。

「鼎為煉銀,爐為煉金;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。」(箴十七3)

小心別惹我!

我以前很野蠻,容易發脾氣,又小器、不肯原諒別人;即使自己錯了,卻從不道歉!記得我讀小四時,和同學跳橡筋繩,她不小心鬆了手,橡筋彈痛了我,我就和她絕交!我讀小六時,有一晚,弟弟睡了我的枕頭,我就打他,令他嘔白泡和黃膽水,要即晚留院觀察。我既內疚又擔心,徹夜難眠,可是我依然沒有向他道歉。我和朋友的關係,也不能持久。中二那年,好朋友不肯唱歌給我聽,我足足兩年沒有和她談話,大家斷絕來往——直至兩年後我信了主耶穌。

中一開始,我就思想人生問題,很想人生充實、有意義。我參加很多課外活動,例如話劇、跳舞等,又去小童群益會、聖雅各福群會、社會服務團、公益少年團等,參與義工服務,希望充實自己。但後來,我發現那些活動只充塞了我的時間,卻不能帶給我幫助,我仍然找不到人生意義。我常常問自己:「我連自己都幫不了,怎去幫助別人呢?」

太開心,我遇到奇妙救主!

很感恩,中三那年,有一位同學邀請我去福音聚會。聚會中,有一句祈禱很感動我——「求主赦免我一生一世所有的罪。」那刻,我感受主耶穌很好,祂愛我、為我死,又赦免我的罪;不單從前的罪,更是一生一世的罪。一直以來,我都很想變好,卻沒有能力,也找不到方法。於是,我決定信耶穌,相信祂能幫助我。我祈禱後,感受自己輕鬆了。之後,我更經歷祂改變了我。靠著主,我不再野蠻,不欺負弟弟,也不亂發脾氣,還願意向人道歉。有一天早上,主鼓勵我要主動找那位不肯唱歌給我聽的朋友,與她重修舊好,於是我買了一張道歉卡,親自送到她家中。而最令我開心的,是我能修補和弟弟的關係。後來,他在婚禮中公開多謝我,我很感動!如果不是神改變我,我們的關係必定很差。

主耶穌使我有真正的喜樂和平安。這份喜樂,不但在順境時在我心中,在逆境時也沒有離開。

看哪,試煉來了!

十七歲那年,我得了一個病,俗稱「鬼剃頭」──頭髮無故大量脫落。家人、老師和同學都很擔心,但我因著主,心裡很平安,繼續學業,又照常參加運動會。我的表現,令班主任很深刻,她在我的週記裡寫下這段回應:I really admire the way you face your problem. Not many people can put on a smile and joke about it like you do.(我很欣賞你面對難處的方法,很少人能像你一樣,依然微笑,甚至拿它開玩笑。)主給我的平安和喜樂很真實,沒有人能奪去!我更經歷了神蹟:我身邊不少患這種病的人,有些多年來不能復元,但我在一年內就康復了!

2005年9月,我患上第二期乳癌,需要進行手術。醫生說我的復發機會比較高,所以要我在手術後接受化療和電療,還要服藥五年。

我自小就很害怕打針。我發燒時,醫生說:「打針會康復得較快。」但我往往跟醫生說:「我不想打針,寧願慢慢康復。」我略略計算過,短短半年療程,我一共打了一百多支針,手臂、手背、左腿、右腿都打過,左邊肌肉硬了,就打另一邊……可想而知,我當時多麼難受!

那段日子,我體會主耶穌特別陪伴和幫助我,還有一班弟兄姊妹為我祈禱,又有朋友、家人的支持和照顧,我有勇氣,並且喜樂地面對癌症,心裡有從神而來的平安。

記得我做手術前,有人問我:「你到底有多平安呢?」那時我不知如何表達!後來,有一位朋友也患了這病,她動手術後,我去探她,見她一從手術室出來,就不停地說很冷,全身顫抖!我摸她的手,卻發現她身體其實很暖!醫生說,如果病人動手術前很驚慌,就會覺得冷,不停顫抖。我記得自己做完手術後,雖然很疲倦,卻沒有顫抖,反而覺得很熱。從這件事,我更清楚知道自己有很實在的平安!我不怕死亡,因為我很有把握,信耶穌的人,必定上天堂。

我患病時,很多醫生和護士都稱讚我,因為我終日都很快樂。有一位病友曾對我說:「做化療時見到你,我的心就會踏實很多!」我認識了不少「同病相憐」的朋友,她們都很喜歡打電話找我談天。試過有一位護士,在我住院化療期間,走來找我去另一間病房,想我安慰一位癌症病人。

我深深體會,醫生不能百分百保證把我們治好,聖經卻說:「喜樂的心乃是良藥」,我實在經歷,從心裡湧流的喜樂,成為自己和別人的幫助!

感謝主,給我人生意義!

信主後,我繼續做義工,曾去尼泊爾、馬來西亞、台灣、南非開普敦和普多利亞、博茨雅納等地,幫助有需要的人。2000年,我第一年當老師的暑假,我去了博茨雅納,和弟兄姊妹入村接觸當地人,又為小朋友開手工班和團契。雖然有語言阻隔,但他們每次見到我們,都很開心。2012年,過了康復期,我再去博茨雅納,重遊舊地;又去了南非開普頓,逗留三個半月,一星期四天去貧民區,教小朋友英文、數學、做手工,一起玩遊戲,又把麵包舖送的麵包送往孤兒院。

以前我做義工,是為了充塞時間,滿足自己。現在,我的心態完全改變了,即使很忙,我仍去做義工,不是單單做一些服務,而是渴想別人得到最大幸福──將神的真實和愛告訴他們,使他們的生命得著改變。


有價值的東西,得來不易──鑽石經過精心切割和打磨,才能展現最高亮度和光彩;銀器耐得起錘打和鏤刻,才能成為雕工細緻的藝術品。沒有花上心血,就沒有精緻的外表,也不能賦予作品內在無比的價值。

我們在神心中,極其貴重。祂在一些人身上,特別安排試煉的洪爐,熬煉他們,以致他們在各樣考驗中,仍能充滿平安,別人不單因他們得到鼓勵,更認識他們背後的工匠──那位愛我們、花心血模造我們的神。

zh_HKChinese (Hong Kong)
en_GBEnglish zh_CNChinese (China) zh_HKChinese (Hong Ko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