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谷中祂的看顧 — 倫淑儀

難處、逆境、疾病、衰老……
有人感嘆人生不完美, 
但經過不同階段、高低起跌, 
我們就越能體會什麼是完整的人生; 
若能堅強地面對一切, 
看來不完美的生命,就能發出光輝。 
基徒督不會凡事順利, 
但主耶穌成為我們的力量, 
在幽谷中,祂親密地陪伴我們前走。

「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祢與我同在;祢的杖,祢的竿,都安慰我。」(詩二三4)

我是基督徒.我患上癌症

有人問我:「既然信耶穌那麼好,為什麼你會患上癌症?為什麼耶穌沒有祝福你呢?」 我在1980年信耶穌;祂改變了我的人生,使我的生活過 得充實和有意義,更使我得著永生。

2004年11月,我收到一份生日禮物──有人資助我去做全面身體檢查。當時我 因為太忙,又察覺不到身體有什麼毛病,所以延至第二年7月才去檢查。報告顯示, 我的卵巢有一個3.6 × 3.6公分的腫瘤;四個月後,腫瘤增至4.7 × 5.2公分!醫生轉介我到政府醫院做微創手術,抽取組織化驗。卵巢癌指數最低是35,而我的指數只是 30,理應問題不大,醫生卻竟證實我患上癌症,而且癌細胞正在轉移中,令我十分 震驚!醫生建議我做切除卵巢及子宮手術,並進行四個多月共六針的化療。 

聽到醫生說我患上癌症的時侯,我腦袋空白一片;停頓了幾秒,才懂得追問醫 生該怎樣治療。想到自己可能離世,我最掛慮的,是八十多歲的媽媽,以及仍在求學的姪女。我不想白頭人送黑頭人,也不想五歲時就受喪母之痛的姪女,再失去照 顧她多年的姑姐。另外,我心中不斷思量是否接受治療:爸爸患肺癌而離世,令我 一直覺得癌症和死亡是掛鈎的。如果治療或不治療都會死,又何必受皮肉之苦呢!

身體受痛苦.心靈得安慰

我想放棄治療,但信主的媽媽和姪女,還有一班基督徒不斷為我禱告,求耶穌使我得醫治,又使我遇到最好的醫生、最好的護士、最準確的手術。我想起醫生兩次對我說:「你很幸運,卵巢癌多是擴散了才被發現,你怎麼能及早發現?」我深信那是耶穌的看顧,使我在合適時間收到那份生日禮物。基督徒沒有特權不生病,但耶穌比我更愛惜我的生命。最後,我決定接受治療。我又覺得基督徒沒有特權,樣樣都要最好,我就求問耶穌應該怎樣祈求?祂對我說:「你就求祝福吧!」

耶穌真的聽了我禱告,祝福了我。

記得第二次手術後,我腹部的傷口裡外都非常疼痛,每次起來、躺下,都要想清楚,免得有無謂的動作,令自己白白受苦。我裡面的傷口,像個倒轉的三角形,有三個點在我裡面如同倒鈎緊緊地抽著,痛得我在走路時,腰也直不起來,全身冒汗!然而,我想到耶穌為我們的罪,釘在十字架上,祂手腳被釘穿的傷口,也是被拉扯著,疼痛難當。沒有人明白我,但耶穌明白我,知道我的痛楚,我心因祂所受的痛被安慰了。

我的傷口未完全康復,就要接受六針化療。手術後,我身體很虛弱,有一天早晨,我一起床就嘔吐,全身冒冷汗,身穿的厚睡衣都濕透了!我很擔心自己不能熬過化療帶來的副作用!當我再躺回床上,心裡湧現聖經描述的一件事:耶穌死前大聲呼喊「成了」!而且在第三天從死裡復活。我心被鼓舞──既然耶穌是復活的主,祂一定能夠幫助我、扶持我。

有一次,有位阿姨來探望我,告訴我這個不可吃,那個不可喝,否則傷口會痛,又對身體有不良影響……我聽後感到壓力很大,好像什麼都不可吃,生死就由食物來決定。我向耶穌祈禱,將我的感受告訴祂,再這樣下去,我不是病死,而是嚇死或餓死!後來,我想起耶穌曾說:「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。」嘩!真開心,壓力全消,因我的生死在乎掌管生命的神,不在乎食物。之後,我就放心喝,開心食,毫無壓力(當然不是什麼都吃)。由打第一針至打第五針,我足足胖了七公斤!

死蔭的幽谷.出離的盼望

藥物在我體內不斷產生副作用,我的盤骨開始僵硬,從座位上站起來之後,要等片刻才可走動。有一次,我坐在沙發上,無論轉換哪個姿勢,雙腳都感到不舒服,辛苦得很。我不懂怎樣向人形容那種感覺,只能告訴耶穌。耶穌釘十字架時,全身傷痕,極之疼痛!我的心很感動,我相信祂定會明白我。我也曾遇到很多處境,感受被捆綁,沒有出路,但耶穌明白我,祂的愛激勵我。

在快要打第三針的某個晚上,我 的情緒很低落,一方面受藥物影響, 另一方面是怕落藥後的辛苦。副作用令我全身發燒般灼熱,疲乏無力,骨痛、頭暈、面黃,幸好沒有嘔吐,但仍有幾針要打,我很想放棄!我將懼怕的心情告訴耶穌,祂使我想起祂受鞭傷的情形:當時的九尾鞭,一鞭鞭打在祂背上,令祂的背皮開肉爛,就像牛耕過的田一樣。祂受鞭傷,原來是代替我受罪的刑罰,祂愛我,願意忍受那極大的痛苦,使我罪得赦免。我頓然明白,打針是為使我的病得醫治!祂的意思是要鼓勵我繼續打針,不要懼怕。我摸著自己的手,流著感動的眼淚,向耶穌禱告說:主啊!我願意繼續打針,而且要喜樂地完成整個療程。

馬拉松人生‧主伴我前走

從2005年開始治療直到今天,已過多年。我現在只需作定期檢查,讓醫生跟進我的身體情況。 今天,我健康愉快地生活。

我在治療期間,曾對主耶穌說:我痊癒後, 要參加馬拉松。當時,我雙腳和盤骨位都比較緊 和僵硬。雖然行動沒有大障礙,但未知跑步時會 如何,而且身體仍很軟弱。我求告耶穌,幫助我身體及早復元。

我不斷操練身體,在2007年3月,我已經完 成十公里賽事。本來我想在2008年完成半馬拉松,但提前在2007年11月完成了。2009年,我參加了馬拉松比賽,並在五小時內順利完成全程, 我深深經歷耶穌在我身上的復活大能。 我仍會努力鍛煉,預備再次參賽。

感謝主使我體會自己在祂心中很寶貴,祂甚至為我捨命。我為著這份愛,並且要為主耶穌作見證,才有毅力去練習,越過環境,踏上賽道,跑完馬拉松。我覺得人生有高低起跌,就像跑馬拉松一樣,會遇到上坡下坡,有時輕鬆,有時吃力,但我珍貴在人生的跑道上,我不是單獨一人,而是有主耶穌陪伴我一起去跑。


信耶穌,不代表事事如意。基督徒會生病,也會受苦。也許,吃過苦頭,就更謙卑;曾經滄桑,就更能安慰不幸的人。淑儀患病時,經歷耶穌與她同在,給她支持,使她更有力量去面對癌症。

「喜樂的心,乃是良藥。」對一個接受手術、經歷化療的癌症病人來說,淑儀內心那份喜樂和平安,就是耶穌在她身上賜福的明證。

若你想進一步認識耶穌基督,歡迎與我們聯絡。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