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光照我生命 – 許育龍

每天埋首工作、營營役役,
渴望賺取幸福快樂的生活。
可是,一旦健康出軌,喜樂遠離,
才發現很多事情都在掌握之外。
而在魔鬼權勢下,
更失去光明、盼望。
唯有耶穌,釋放我們的人生,
救我們脫離黑暗和罪惡。

「然而,神既有豐富的憐憫,因祂愛我們的大愛,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,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。」(弗二4-5)

怪病纏身,苦無出路

我自小體弱多病,個子又矮小,所以同學們給我起了個花名──「阿蟲」。家人一直都很擔心我的健康,外婆和媽媽求了一些玉和平安符,給我戴上,希望我身體健康,但這一切都對我沒什麼幫助。

記得唸中一那年,我經常頭痛,又有胃病。我照過Ⅹ光,也做過電腦掃描,經過幾位專科醫生檢查,很奇怪,總找不出病因。這病使我飽受煎熬兩年;期間我看過不少醫生,也到過不少廟宇參拜,但全部都幫不了我。我又經常發惡夢,以致時常失眠!不知多少次,在睡夢中突然驚醒,發覺自己全身不能動彈,也叫不出聲,心裡很懼怕,要過一段時間,才能漸漸恢復活動。後來聽人說,那是「被鬼壓」。

晚上睡得不好,而我的病經常在白天發作,每天都頭痛,苦不堪言。家人因我的病,欠下不少債務,心情惡劣,更不時因此吵架,我的心就更難受!有一天,我獨自在家,想到自己的病,起了自殺的念頭,以為可以解決問題。當時,好像有一股力量驅使我爬上窗口,但我準備跳下去時,我往下一看,心裡很驚慌,我懼怕死後會下到地獄。我往房子一望,想起自己的家人──他們因我的病已很憂傷,如果我死了,他們必定更難過,於是我打消了自殺的念頭。

邪靈攪擾,生活敗壞

在1985年10月,舅父帶我和爸媽到一個玩「神打」的地方,那裡黑沉沉的,又滿了煙霧;當時屋內有很多人,爸媽將數千元給了一個法師,他便向我施法;但他幹了什麼,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,只知道那晚居然沒有頭痛,而且頭痛次數不斷減少,有時整個月也沒有頭痛。跟著,我就學習「神打」。每次練習,我先將上衣脫去,然後唸咒,請「神靈」附體,而法師會用菜刀在我的腹部、胸部、喉嚨等地方,有次序地或斬或拖;很奇怪,身上完全沒有傷口,只有一條條紅色刀痕。就這樣,我開始經常在家中打坐,或請神靈附身,而且手舞足蹈。家人看見我的舉動,都十分害怕!

過了不久,我開始遇上很多古靈精怪的事。有時,我會無緣無故地聽到有人叫我,但周圍沒有人。有時又會看見前面有一些光體飄來飄去,但忽然又不見了。另外,我仍然經常在晚上發惡夢和「被鬼壓」,並且越來越頻密。

同時, 我結識了一群損友,有些是黑社會分子;我們一起賭錢、吸煙、飲酒、說粗言穢語……起初,我只是經常流連遊戲機中心、桌球室、滾軸溜冰場等地方;出來工作後,就去按摩院、夜總會、賭場等,生活十分敗壞。

記得有一次,我如常練習「神打」,但不尋常的事發生了,我發覺身上有一條長長的刀痕,由胸口至腰間,而且還在流血,那時我很害怕。我越來越懷疑自己所拜的是否真神,之後我便不敢再玩「神打」!但我仍然定期到法師那裡參拜,因為我很怕自己一旦離開那些神靈,就會被其他邪靈騷擾。

遇見耶穌,奇妙轉變

感謝神,1993年我在公司認識了兩位基督徒;當初他們向我談到主耶穌的事時,我有點反感;但經過兩個月相處,我發現他們比時下年青人熱誠、真誠,也沒有說粗言穢語、賭錢等壞習慣。同年4月26日,他們再向我談及主耶穌的事,並且邀請我一起禱告。在禱告中,他們為我趕鬼:「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,吩咐一切魔鬼、邪靈離開他……」禱告後,我感到的平安和舒暢,實在難以形容。那天,我認識了主耶穌,並且接受祂為我的救主。

信主後,我人生有極大改變。我知道「神打」不過是魔鬼的伎倆,其實是邪靈附身。我又靠著主耶穌,藉著禱告,很輕易戒除了賭錢、說粗言穢語、飲酒和十多年吸煙的壞習慣。

我信主後, 也偶然「被鬼壓」,但聖經說,基督徒有權柄奉耶穌的名趕鬼;我每次這樣趕鬼,邪靈果然立時離開,我很感受那份光明和釋放!

我的頭不再痛了,身體漸漸強壯起來。記得我信主兩三個星期後,體重就增加了十多磅。此外,以往我的脾氣很暴躁,與家人關係很惡劣;但現在不同了,我與家人關係越來越好。家人親友看見我的改變和行為,也很歡喜,八十多歲的外婆,還有祖母、舅母、表弟和表妹,也因我的改變而信主。

實在很感謝主耶穌的一切恩典。


「耶穌一來,魔鬼權勢就粉碎。」許多人勝不過邪靈的攪擾,勝不過罪惡的綑綁,只有眼淚,只有痛苦。但耶穌來到了,祂不單解決我們的罪問題,更要領我們回到神的懷抱。願你信靠祂,從黑暗歸向光明,得著豐盛人生。

發表評論